科技報國,責無(wú)旁貸

2024年05月27日16:33來(lái)源:中華工商時(shí)報

  如今大國競爭激烈,高科技領(lǐng)域已經(jīng)成為主戰場(chǎng)、主賽道。其中,人工智能是高科技領(lǐng)域重要的一部分,包括生命科學(xué)和量子計算,但是人工智能大模型的出現使得算力的競爭變成了重要的部分。這個(gè)領(lǐng)域有一個(gè)說(shuō)法,即算力越高,模型訓練越大,形成的AI能力越強,所以算力的競爭成了大國競爭的一個(gè)重要方面。直接結果是美國禁售了最高端的人工智能算力芯片,而且對中國企業(yè)設計人工智能算力芯片設置了上限。

  七納米和更先進(jìn)的工藝,目前只有臺積電和三星生產(chǎn),我國的芯片制造工藝還在奮起直追,還需要時(shí)間。我們面臨一個(gè)嚴峻形勢,如何發(fā)展我們自己的高科技產(chǎn)業(yè),如何發(fā)展我們自己的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。算力背后最核心的是芯片,這和集成電路的產(chǎn)業(yè)鏈相關(guān)聯(lián),在這樣一個(gè)大背景下,作為青年企業(yè)家,我們該如何選擇?
  創(chuàng )業(yè)初心很重要,選擇對錯和選擇取舍,其中,選擇對錯非常容易,選擇取舍很難,取什么、舍什么、當初你為什么做這件事、你的目標是什么?初心非常重要,要有報國初心,要有為民族發(fā)展站立潮頭的勇氣。
  AI算力徹底改變了全球半導體格局。談到AI算力和芯片,不能不講英偉達和英特爾,過(guò)去三五十年英特爾是半導體產(chǎn)業(yè)的龍頭老大,幾十年時(shí)間它的X86CPU領(lǐng)軍全球。從2019年開(kāi)始,英偉達追上來(lái)了,在過(guò)去兩年的股票增幅,英偉達達到了400%,英特爾降了30%。當英偉達的人工算力芯片領(lǐng)先全球的時(shí)候,華爾街真金白銀在投這個(gè)股票,華爾街看到的不是現在,是更遠的未來(lái)。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國家開(kāi)始大力重視人工智能算力領(lǐng)域,2024年政府工作報告也第一次提到了“算力”這兩個(gè)字。
  人工智能算力是未來(lái)發(fā)展一個(gè)重要的生產(chǎn)力因素。一方面,AI芯片是AI算力背后的核心,形成閉環(huán)需要靠生態(tài),我們國家發(fā)展AI芯片要依靠我們自己的生態(tài)。另一方面,算力要走向集群化和系統化。未來(lái),西方無(wú)論是制造上設置上限,還是芯片上給我們禁售,我們自己走集群化和系統化發(fā)展之路都是可以走出來(lái)的。
  燧原科技成立了6年,現在900多人,其中80%是碩士博士,90%是研發(fā)人員,用6年的時(shí)間開(kāi)發(fā)了4代5顆芯片,第三代的大模型推理芯片正在面世。過(guò)去幾年,第一代第二代產(chǎn)品發(fā)貨量超過(guò)4萬(wàn)片,今年業(yè)務(wù)快速增長(cháng),第三代產(chǎn)品會(huì )超過(guò)7萬(wàn)片規模,整個(gè)發(fā)展進(jìn)入快車(chē)道。在加速投入國產(chǎn)供應鏈的建設中,包括了工藝制造、IP設計、封裝、片上存儲等,這是一條很長(cháng)的產(chǎn)業(yè)鏈,缺一環(huán)都不行。在發(fā)展自身的同時(shí),我們也開(kāi)始加大在國產(chǎn)產(chǎn)業(yè)鏈上的投入,要服務(wù)國家自立自強的高科技發(fā)展戰略。
  我們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的合作,應用已經(jīng)進(jìn)到內容審核。大家微信里有語(yǔ)音、文字、視頻、圖像,我們利用人工智能的算法,利用我們的芯片在做這種內容的審核。智能互轉方面,今天微信上的語(yǔ)音文字互轉,是用燧原推理卡執行,去年下半年開(kāi)始推量,現在有幾千張推理卡在執行業(yè)務(wù)。智能會(huì )議形成會(huì )議記錄也是燧原卡在進(jìn)行。此外,我們還進(jìn)入搜索、廣告,推薦更核心的業(yè)務(wù),產(chǎn)生更大的量。
  我們在湖北枝江實(shí)驗室做了一個(gè)訓練,第一次以液冷服務(wù)器建算力中心,這是我們在人工智能構建的第一個(gè)集群,正用在科學(xué)計算,包括基因、基因排序應用上。目前我們在國內4個(gè)城市建立了算力中心,有2萬(wàn)多張卡進(jìn)行算力的支撐和服務(wù)。建算力中心如果不形成閉環(huán),這事情是做不成的。
  最底層是智算中心的建設,再往上是基礎設施服務(wù)提供商。有了房子和水電、有了空間,要把服務(wù)器和相關(guān)的網(wǎng)絡(luò )設備建進(jìn)去。當有了這些設備以后,就開(kāi)始需要云服務(wù)供應商,需要把設備、集群、網(wǎng)絡(luò )充分利用起來(lái),向上提供服務(wù)。如何運營(yíng)這些算力,于是又有了算力運營(yíng)公司,算力運營(yíng)公司上面有算力平臺公司,在運營(yíng)上面搭建一個(gè)平臺,讓所有人都可以方便來(lái)用,最后就是終端客戶(hù)。它是一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鏈條,拉齊了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條,算力的使用率就會(huì )快速提升。
  經(jīng)過(guò)幾十年發(fā)展,無(wú)論是政府還是企業(yè)都有很多成功經(jīng)驗,現在我們遇到一個(gè)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我們遇到一個(gè)成長(cháng)轉型升級關(guān)鍵節點(diǎn)?!暗雷枨议L(cháng),行則將至,科技報國,責無(wú)旁貸”,我們要為中國高科技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奉獻自己的力量。
 ?。ū疚南奠菰萍紕?chuàng )始人、董事長(cháng)兼CEO趙立東在第六屆全國青年企業(yè)家大會(huì )上的演講整理而成,內容有刪減,標題為編輯所加)
(編輯 牛暢)